体育新闻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让思想政治教育“潮”起来-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6-14 08:56   来源:未知   阅读:

  让思想政治教育“潮”起来

南部战区陆军某基地官兵利用直播系统展示“训练小比武”实况。

  使用教育手机,已经成为基地官兵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连队驾驶员通过“军旗飘飘”App派车系统查看用车情况。本文图片均由颜胜敏摄

  28岁的南部战区陆军某基地指导员伍阳升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网红”。

  去年的一堂思想政治教育课上,他面对镜头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直播。镜头的另一端,分散在不同营区、不同点位上的年轻官兵手捧手机,进入直播间。

  以前在礼堂正襟危坐的集中授课变成在手机上听课,这让许多战士眼前一亮。屏幕上飘过一行行弹幕,有针对课上内容的讨论和提问,也有“666”“奥利给”等叫好声,还有不少人给伍阳升刷了“飞机”“坦克”“奖章”等虚拟礼物。

  对于被称为“互联网原住民”的90后、00后官兵来说,这样的场景并不陌生。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使用的不是某一款互联网直播应用,而是专门研发、运行在教育手机上的App??“军旗飘飘”。

  “部队的政治教育已经这么潮了吗?”一名战士在评论里感叹。

  “潮”的背后是该基地对网络时代如何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思考。习主席曾指出,政治工作过不了网络关就过不了时代关,这个“软硬兼施”打造的直播课堂就是他们“过网络关”的最新探索。

  一

  为每名官兵配发一部教育手机,这是基地2019年的一则“爆炸性新闻”。

  领到手机时,00后士兵倪智平觉得非常意外。入伍前,他听说部队对手机的管理非常严格,一度担心自己能否适应没有网络的生活,而基地配发新手机的举措让他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经过一番把玩,倪智平发现这部定制的智能手机可以打电话、发短信,也可以使用蜂窝网络,与普通手机唯一不同的是,这部手机连接的不是移动互联网,而是与互联网逻辑隔离的APN专线,“相当于给我们画了一个小圈。”

  更吸引他的是手机上一款名为“军旗飘飘”的App,设有通告、课堂、战友圈、活动、个人空间五大板块29个栏目,既可以在线上政治教育课,也可以浏览新闻和通知、发布自己的生活动态,就像许多互联网明星App的综合体。

  其中,线上教育是“军旗飘飘”App的核心功能。士官付登科记得,自己第一次进入直播间时瞪大了双眼,听课过程中没有开小差、打瞌睡,并且还发了评论、刷了礼物。

  “场面极度舒适。”他这样描述自己的使用体验,“线上直播打破了那种坐在室内你讲我听、你说我记、枯燥犯困的传统模式。”

  这也是该基地探索思想政治教育新模式的初衷。基地政治工作部主任刘强认为,集中上大课的传统教育模式既有优点也有缺点,但在年轻官兵群体中,这种方式的缺点表现得越来越明显。

  “以前我们最怕搞教育,很多时候上课枯燥乏味,形式大于内容,基本上是在练坐姿。”从野战部队调到基地的干部邹永坦言,他宁愿跑一个5公里武装越野,也不愿意坐在教室里听课。

  这成为部队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一大“痛点”。“时代在发展,现在的孩子从小使用智能手机长大,手机已经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而我们的教育手段没有跟上这种变化。”刘强分析说,“我们现在面临的是新的群体,使用的却还是老的‘战法’。”

  随着时代的发展,部队对手机的态度经历了从明文禁止到合理使用、从只允许使用功能机到允许使用国产智能手机的过程。刘强觉得,部队的思想政治教育方式也应该适应这种变化。

  因此,当南部战区陆军将探索网络时代思想政治教育新模式的任务赋予该基地时,他们经过多次调研和思考,最终决定“步子迈得大一些”,以教育手机和“军旗飘飘”App的组合为载体,切入年轻人的思想世界。

  二

  基地办公楼一侧的信息楼里,32岁的技术负责人郑杰灵正带领运维组的成员忙碌着。这里是“军旗飘飘”App的数据中心,办公室里的灯经常亮到深夜。

  郑杰灵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拥有业界顶级的网络工程师认证,在战友们眼中是一个“外表高冷、内心火热”的技术“大牛”。但去年刚接到试点任务时,之前从没有相关经验的他“突然有些蒙”。

  “第一个难点是理念的创新,要想清楚怎么把政治教育和信息网络的优势结合起来,真正让大家感兴趣。”郑杰灵回忆,围绕着官兵需要什么样的App,试点小组的成员们常常吵得不可开交,却始终理不出头绪。

  最终,大家决定去找基层连队官兵座谈。“在互联网领域,这叫用户需求调研。”郑杰灵说。

  调研的效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听说要研发专用App,战士们热情高涨,“开一次会搜集的建议几页纸都写不完。”“直播要有弹幕,增强互动性”“要能刷礼物”“评论最好匿名”“直播要能回看”……一条条需求像雪片一样纷至沓来,让试点小组感受到了战士们想要改变传统教育模式的急迫愿望。

  2019年5月底,“军旗飘飘”App1.0版正式上线。在郑杰灵眼中,由于时间紧张,App上线时界面有些简陋,功能也不够完善,还经常出现一些bug,但官兵的反响却出奇地好。

  由于任务需要,基地横跨3省6市,包含许多小远散点位。以往上大课时,偏远点位上的官兵要坐车赶到连部或营部,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绕来绕去,“坐得人头昏脑胀。”

  “军旗飘飘”App的出现让这个问题迎刃而解。战士们只需要在规定时间打开App、进入直播间就能在现地听课,即使出任务错过上课时间也能点击回看,大大方便了政治教育工作的展开。

  通过手机直播上教育课也更加符合年轻官兵的接受方式。指导员伍阳升惊喜地发现,战士们上课的积极性明显高了,评论区讨论热烈,弹幕像荡漾的波纹,“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大家的兴奋。”

  平日里,伍阳升喜欢在连队搞辩论赛,他发现90后和00后官兵思维活跃,非常乐意表达自己的看法,但在政治教育课堂这种公共场合却很少发言,“迈不过心理这道坎儿。”

  对于这个现象,刘强也有相同的感受。“在大庭广众下举手发言和在手机上发一条弹幕,这是两个概念。”他笑着说,两者带来的心理压力不同,发言的内容也不尽相同,“面对面的时候你听到的可能是经过加工后的真实想法。”

  而弹幕里则是另一番景象:轻松、活跃、多元,充满了青春的张力。战士们围绕着主播抛出的问题各抒己见、点评PPT的质量、夸奖主播的颜值,其中不乏很多积极而又有深度的发言。

  “有些话以前你想让他们掏出来他们都不会敞开说,现在变了,只要不面对面,他们比谁都能说。”伍阳升曾见过几个平时比较内向的战士在评论区侃侃而谈,虽然不是面对面,但虚拟的网络反而让他对自己的兵有了更多的了解。

  这正是刘强希望看到的画面。为了让大家畅所欲言,试点小组一开始就定下了开放、包容的基调,“只要不发表违背法律法规、条令条例的内容,大家的建议、吐槽、抱怨我们都能接受。”

  一次,基地邀请外单位人员在线讲课,一名战士觉得授课质量不尽如人意,直接在弹幕里发表了看法,搞得对方非常尴尬。基地领导得知这件事后,尽管再三强调要注意礼节、尊重对方的劳动成果,但并没有批评这个发言的战士。

  “如果这次批评了,下次就不会有人发声了。”刘强说。

  三

  渐渐地,基地官兵开始习惯使用教育手机上思想政治教育课。“以前上教育是听哨音、看课表,现在每到周三教育日我们都会不由自主地打开教育手机。”26岁的勤务保障连指导员付司宇说。

  疫情期间,通过手机直播成了基地进行政治教育的常态,教育手机和“军旗飘飘”App的价值日益凸显出来。信息化的手段打破了地域限制,疫情暴发初期,在湖北老家休假的士官王雪山通过直播课程第一时间了解了疫情期间的注意事项和防护措施,焦躁不安的情绪顿时平复下来。

  战士和晓帕的爱人是一名教师,看到基地的网上直播课时“非常震惊”。“我一直以为部队的教育还是老一套,没想到这么先进!”她瞪大双眼告诉丈夫。

  教育手机成了基地政治教育不可或缺的手段,但刘强和试点小组战友们的“野心”远不止于此。“我们要让 ‘军旗飘飘’成为官兵一日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小伙伴,从为解决教育问题而生,逐步转变成官兵的小帮手。”基地政治工作部副主任金明杰说。

  像所有的互联网应用一样,“军旗飘飘”App从诞生之日起就开始了快速迭代。每次更新前,试点小组都会去连队听取官兵建议,将收集到的需求加入新版本中。根据刘强提供的数据,上线一年多来“军旗飘飘”已经进行了40多次改版。

  “我们是第一次吃螃蟹,刚开始可能不会那么精致,但通过不停迭代会变得越来越贴近官兵需求。”他说。

  为了增加用户黏性,“军旗飘飘”设置了一套积分规则,登录、答题打卡、浏览新闻和通知、发表评论都可以获得相应的积分。运维小组每个月公布积分榜单,对入围的官兵进行一定的物质奖励,此外,积分还可以兑换成红旗币,用来换购打赏主播的礼物。

  很快,基地上下掀起了一波赚取积分的热潮,互相打听积分甚至成了战士们之间打招呼的方式。

  有的战士向试点小组建议,能不能开发一个答题比拼小游戏,方便大家PK。郑杰灵深受启发,“头脑王者”很快便上线了。从此,上政治教育课前的空余时间来一把“头脑王者”成了年轻官兵的新习惯。

  除了干部授课,直播间里也出现了战士的身影。一次,勤务保障连的两名义务兵登台演讲,战友们刷了一波“飞机护卫队”表示支持,两人还获得了26万红旗币打赏,“成就感爆棚。”

  从此,除了上政治教育课,直播间还成了战士们展示才艺的舞台。训练之余,基地官兵开始直播健身、弹吉他、写书法、炸土豆,平台的人气不断上升。

  战士们还可以在App上发布自己的生活动态,在这个表达自我的空间里,有人秀出一枚用弹壳精心制作的戒指,也有人晒出了自己运动时的照片。

  “军旗飘飘”还是一个基层官兵反映问题的通道。自App上线以来,基地司令员黄海清一直保持着浏览官兵动态的习惯。一次,一名战士发布了一条点位上自来水浑浊发黄的帖子,并晒出了现场照片。黄海清看到后马上留言:“请相关部门立即着手解决。”这条简短有力的留言迅速解决了那名战士的吃水难题,基地官兵看到后纷纷在留言下点赞。

  此外,“军旗飘飘”还根据官兵建议相继上线了论坛、影视、拼车、跳蚤市场等功能,战士们还可以通过信息验证查看个人的被装发放情况、工资待遇等信息,主打线上政治教育的App逐渐贴上了鲜明的服务标签。渐渐地,战士们发现自己的生活已经离不开这款App了。

  四

  “军旗飘飘”App不仅改变了战士们接受思想政治教育的方式,也改变了政工干部的授课方式。

  “原来45分钟的讲课模式不行了。”基地某部教导员张永红说,“没有人愿意在线上花45分钟听人讲大道理。”

  直播授课的方式让教员们不得不考虑如何抓住远在屏幕另一端的官兵的注意力。张永红的经验是,每5-8分钟就要讲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而且最好“金句频出”。在之前一堂谈读书的直播课上,他在讲课过程中插入了一个从书中学到的小魔术,屏幕上的弹幕瞬间多了起来。

  张永红的另一个感受是,讲课时一定要有真感情,不能照本宣科,“只有全身心投入才能感染官兵。”

  面对镜头,政工干部们还需要注意肢体动作、面部表情,一点点培养起“镜头感”。在经历第一次直播的紧张后,伍阳升很快适应了这种新的授课方式,甚至有一种享受的感觉。“在这镜头之中,你不再是拘谨慎言的年轻教员,而是理想中锦心绣口、豪宕不拘的自己。”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谁还没有个网红梦呢?”

  此外,伍阳升觉得教员还需要不断更新自己的语言,要更加具有“网感”,更贴近年轻人的表达方式。“战士们玩梗的能力比我们强多了。”他笑着说。

  付司宇告诉记者,由于直播是面向基地全体官兵,因此每一名干部只需要备好自己的那堂课,避免了重复劳动,从而更加容易出精品。为了调动政工干部的积极性,每个周三教育日的下午基地都会安排两名教员同时直播,官兵可以自由选择听哪一堂课,实时显示的观看人数就是对教员的最好鞭策。

  “教育手机平台让官兵有了选择权,也让我们明白,要把教育当成一种服务,不断提升授课质量。”付司宇说。

  对政工干部来说,教育手机和“军旗飘飘”App的组合带来了许多“意外之喜”。最近,一份包含150本图书的2020年推荐书单成了App上的爆款文章,许多官兵在“挑灯论荐”板块里分享自己读过的好书,以往让政工干部们煞费苦心的读书交流活动就这样在App里自发搞成了。

  论坛的热点话题板块也让许多政工干部眼前一亮。在一篇名为《涨多少工资你才能为国而战》的热帖下,官兵纷纷留言讨论:“工资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护国故,二者全可抛。”“保卫国家需要条件吗?需要国家给钱吗?没国哪有家,这一块要拿捏得死死的。”

  “这是多么生动的活教材啊!”一名政工干部感慨。

  当然,大家也都能意识到,一个App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现在的官兵更喜欢网络式的文化学习方式,我们所做的就是利用所有可能利用的时间成体系地输出知识,希望他们建立系统的价值体系。”该基地政委胡迅说,教育手机和“军旗飘飘”App更符合年轻人的胃口,然而这种思想政治教育方式并不能替代传统方式,今后他们还是会坚持线上线下两条腿走路的策略。

  但无论如何,这项移动互联时代的创新已经成功调动起了年轻官兵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兴趣和积极性。对于未来的路,胡迅充满了自信。“我们还会继续探索。”他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达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刘欢】



Power by DedeCms